思维跳跃少女♡

我有一只樵

☆乱七八糟的念头「2」

✘突发奇想的梗↓
“你喝醉了。”
“对,我喝醉了。”

✘cp☞凯x百里守约

✘双向暗恋

-“你喝醉了。”
百里守约用手抵住不断靠近在他耳边吹热气的男人,兽耳因为敏感一抖一抖的。浓烈的酒气肆无忌惮地将百里守约包围住,这让嗅觉一向敏锐的他有些难以忍受,百里守约略微皱起眉,别开了头,强逼自己不去看那个醉酒的男人。
凑的太近了。他想。
-“……”
回应他的只有沉默,凯垂眸,带着侵略性的眼神掠过身下之人,这种眼神让百里守约很不自在。
这是几个意思……要疯了……
百里守约感觉自己一向冷静的大脑出现了严重的晕眩,熟悉且好闻的那个人的味道混着略微呛人的酒味简直就是……在挑战他的定力!虽然他真的很喜欢凯,但并不想在凯醉酒的时候做出什么令他清醒后会被厌恶的事情,更何况…趁人意识模糊的时候干什么事怎么看都有种乘人之危的嫌疑啊!
然而凯却没有一点反应,只是低头静静地看着他,神情淡漠,像是在思索什么。
两人一时间形成了诡异的相持。
正当百里守约打算随便找个话题打破这个尴尬的气氛,顺便逃出这个包围圈去厕所洗个冷水脸降降温时,一抬头却看见那张如万年面瘫脸竟破天荒地扯出了一个笑。
百里守约很少见到凯笑,最多只有队里开玩笑的时候他会顺着气氛微微莞尔,而此时的凯却露出了如狐狸般狡黠的笑容。
凯仿佛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嘴边划出一个弧度,浅色的眸子流露出的是百里守约看不懂的情绪,带着如孩童得到糖果的得意。
-“对,我喝醉了。”
耳畔传来男人低低的笑声和近乎赖皮的话,平日里冷静得接近于冷酷的狙击手,此刻却因过度震惊一时忘记了呼吸。胸腔里是跳动越来越快的心,眼前是曾经可望而不可即的人。从双唇传来的清晰触感,柔软而又温热,让他更加清楚地意识到:近在咫尺的是心心念念之人。

[ps:啊啊啊这真的是让我近来最满意也最喜欢的一个梗了,凯约真美好我爱凯约高举凯约大旗一万年不动摇!私心打个tag希望有人能看见鸭。 还有,祝大家中秋节都能吃到喜欢的月饼~♡]

☆乱七八糟的念头「1」

-傲娇别扭 暗生情愫的小女孩x温柔迟钝 不明己心的大叔

-柔软的云在天边被晚霞染上了蜜色,沿途的桂树散发幽幽清香,傍晚是个难得的惬意时光。
-小女孩哼着不着调的小曲儿,蹦蹦跳跳走在前头,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尝着大叔给买的棉花糖,黑溜溜的眼珠在眶里转了两圈,转身就要跟在后头拎着大包小包的大叔蹲下来一些。
-不明所以却乖乖顺着小女孩命令的大叔意外地收获了一个还带着糖丝的甜甜的亲吻。
-“我是不是大叔最喜欢的女孩子呀?”
小女孩仰着头望向有点不知所措的大叔,眨巴眨巴眼睛朝他眯着眼睛笑。
-“嗯……嗯,你是我最宠的…妹妹了…当然是我最喜欢的女孩子呀。”
-大叔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微微偏过头企图用耳际的碎发遮挡住红得似天边云彩的耳根子,却被气急败坏的小女孩踩了一脚。
-“大叔就是个笨蛋!笨蛋笨蛋笨蛋!我不理你了,哼!”
-小女孩皱起眉撅着个嘴,小皮鞋踢踏着跑到了好前面,双颊飞起的浮云不经意间透出少女的烦恼。
-谁要做你的妹妹啊……真是的,我想做的……才不是你妹妹呢!

[ps:想不定期地更一些突发奇想的小段子啦~因为我脑洞很多,有时候一想到一个片段就会想写一部小说,大纲我都有思路,然后总是死在补充细节上〒Д〒 所以我会写一点自己突如其来的幻想,或短或长,但基本上是不会有完结这种东西的存在der——! 啊哈哈,就说这么多。谢看♥]

第一次发文就给屏蔽了呜呜呜
委屈巴巴.._:(´_`」 ∠):_ ...

睡着的猫和他

暗搓搓放个去年暑假写的文啊哈哈哈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大概是吸猫日常吧〕
〔第一篇码完的文献给了信白emmm〕

#信白#

#李白是个纯猫奴#

#睡着的猫和他#

#有借梗 有ooc 现代短篇#

  A市炎夏的温度直逼40℃,连柏油路都承受不住这热量要化了。

  三五成群的知了在树上遮阴,肆无忌惮地放声高歌,似乎在歌颂着树荫的庇护。

  下午一点这时最是炎热,毒辣的日头高居穹顶,刺眼的阳光肆虐大地。肉眼可见地,因过高的温度而有些扭曲的空间。

  “喂喂,韩重言你能不能把你那臭脚移开,我的猫快给你熏死了。”

  李白端着切好的西瓜走进卧室,就看到韩信大刺刺地把脚搭在扒拉草席的猫背上,自己在那打游戏,旁边的空调呼呼吹来凉风,看起来惬意极了,似乎人生的意义莫过于此。

  李白无奈摇摇头,将手中的盘子放到一边,绕过床边将自家猫咪从韩信的爪子下解救出来,抱到床上坐下,将猫放在腿间,撸了撸猫毛,觉得谈恋爱不如吸猫。

  “太白你偏心,我也要你撸我。” 韩信打着游戏,有点幽怨地瞥了沉迷撸猫的李白一眼,指尖的动作却依然没停,不一会就听到了系统女声说的“victory”

  “撸你个头。”李白翻了个白眼,接着又低下头继续吸猫,黄白相间的软毛被一双白皙的手来回轻柔地抚摸着,不时地轻轻挠几下,偶尔温柔地揉一把小脑袋,而猫眯起了眼 ,抖抖耳朵,摇了摇尾巴,表示朕被伺候的很酥胡,这个铲屎官很合朕的心意。

  “哼,白白坏坏啦,都只撸小咪不撸我,人家超想哭的啦!伦家拿小拳拳……” 李白听了一半立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抬起头便与正坏笑的韩信对视上了,连忙打断他 “…妈的智障。” 李•手疾眼快•白拿起瓜就往韩信嘴里塞,“快吃,刚从冰箱拿出来的,还凉乎着呢。”

  再低头看猫时, 发现它已四脚朝天睡着了,肚皮就这样大胆地朝着李白,从这柔软顺滑的毛可以看出它被照顾的很好,也想必是十分信任他,才这样对他毫无防备地露出弱点吧。

  “重言,小咪这样睡真可爱啊。” 李白小心翼翼地挪了下猫,想让它睡的更舒服些,欣喜地轻声朝在吃瓜的韩信说道,生怕下一秒自家主子就醒了挠他以示不高兴。

  “切,太白你实在是太宠它了,”韩信随手把瓜皮丢到垃圾桶里 ,拿起面巾纸随意地擦了擦嘴角后,翻到床上趴在李白边上,不屑地瞥了熟睡的猫一眼,发出哼的鼻音,也顺手摸了一把猫毛,不过轻轻的抚摸过,而猫的尾巴却“啪”搭在了他的手上摆了摆,“现在越来越无法无天了,昨天居然把我藏在角落的小鱼干偷出来吃掉,而且还霸占我的专属位子……别以为用尾巴向我示好我就会把太白让给你。”
  “噗嗤。” 李白嘴角微微上扬,看眼前的人竟然如此幼稚地在这儿与一只猫儿争宠,不禁笑出声来。
  “韩重言你几岁了?怎么这么幼稚啊。”
  “重言今年三岁啦!” 韩信咧开嘴,也笑着附和道。
  两人相视一笑。
  “好了好了你快去洗澡吧,今天忙了一上午也热死了……这只蠢猫我来暂时帮你保管,”韩信推了推李白的背后,把猫有点粗鲁地抱了过来,而猫有点不满地“喵喵”叫了两声,看到李白怀疑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地咳了两声,“不会把它拿来放脚底下了,真的,信我。”
  于是李白就拿着换洗衣服,出门左拐进了浴室。
  十几分钟后李白再出来,身上带着一股沐浴露的清香,香味和空气中的热气碰撞在一起,变得更加粘稠腻人了。
  为了不吓到猫,李白和韩信用吹风机从来都是躲着它用的。
   李白用吹风机吹干头发的时候,不少水滴滴到刚换的白衬衫上,贴在身上,隐隐印出白皙的皮肤,随即水滴被蒸发掉,成了热乎乎的水蒸气缭绕李白周围,让这个不耐热的家伙有些难以忍受。
  吹完头发后李白立马跑回了卧室,生怕迟一点自己这澡就全白洗了。
  “咔嗒”
  小心扭开门把手,李白走进房间后,没看到预料中韩信把猫放在一边自己在玩手机的场景,而是韩信躺在床上,抱着睡姿大大咧咧、四肢朝天的猫,一起困觉。
  一人一猫难得相处得和谐。
  李白有些好笑地躺到韩信身边,顺手揽住了猫,而韩信下意识地放开了猫,抱住了他,却依然在睡觉。
  嗯……这样安安静静的也不错呢。
  李白好心情地想着,闭上眼,也睡了。
  午安。
〔大概是个解释……。〕
啊没错,我知道你们要吐槽小咪这个烂大街的名字,但这俩大男人都是!取!名!废!
信白取名时。
“这猫看起来蛮傻的,要不叫他刘老三咋样。”韩信一脸期待地看着李白,这个名字被李白一票否决。
“那……仓鼠球?”这个名字也被李白一票否决。
“这毛色,叫李黄白算了。”这个名字还是被李白一票否决。
韩信提出要取消李白专制独裁的一票否决……依然被李白一票否决。
〔绝望的韩信.jpg〕
最终俩直男依照“贱名好养活”这句神奇的话,给这只从路边捡到的猫咪取了“小咪”这名字。
于是被主子一人一爪子挠了过去。
猫:该配合你演出的我视而不见。〔冷眼旁观.jpg〕

阿瑶的介绍♡

hi,这里思维跳跃少女,也可称乔白, 熟悉点可以叫我狗子2333
是个会嘤嘤嘤的高中一米五软妹,有只傻樵做媳妇er咦嘻嘻
不混圈懒得深交  不太习惯看动漫 
钟爱漫画 比较好相处 超喜欢沙雕日常 热爱表情包hhhh QQ空间里浪的飞起
可以随时找我聊天只要在就回(不过容易把天聊死)
不会化妆 口红小裙子是最爱
没腿没胸没有颜也没有文笔
但有颗爱你的心❤

比较钟爱的cp   花怜 忘羡 冰秋 江狄 ……(暂时想到这么多,跟我聊他们我就开心到爆炸)
喜欢王者荣耀 是个铂金段的菜鸡 微信常在 主中路辅助
小说不常看 主要喜欢《天官赐福》、《魔道祖师》、《人渣反派自救系统》、《读者和作者绝逼是真爱》等。
蛮喜欢安静的民谣 可以推荐鸭~很欣赏谢春花 陈粒 张悬 jam 徐海俏
充满佛系的美女子hahaha
坐标浙江丽水
一只辣鸡美术生 _(:△」∠)_